Liar

你所呼叫的阿琅在学习,请稍候再拨…

后会 *期

没有什么想说的话,也许是我虚假早已成为习惯,心中的灯冷灭,也许这是我终于看透的一天。
我曾经疯狂地迷恋cosplay直到今天依旧热情不减,对于我最喜欢的人miyuko也是这样。
那是2013年的冬天大概和现在接近的日期吧,我见到了足以影响我一生的人miyuko。她是韩国人,我面熟她很久终于成为了她忠实的粉丝,我回家的第一件事从换鞋变成给她的帖吧回复刷经验,我心里所想的从函数变成了她的各种样子。可是这些谁都不知道。
那是初三,没有任何理由松懈,那一年我再也没有考到班级前十,一模二模三模次次失误,中考前发奋居然考了全市前二百,并因此进入了我们市最好的班。我从不认为miyuko会有一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我…
可以说是有些叛逆吧,读了高中的我依旧玩心不改,成绩节节败退。我和一个不以考大学为理想的女生和一个脑子里永远只是bl的女生每天在一起,说实话,那些日子真的很累人,她们带给我的也只是没有营养的韩娱和腐宅基。有一个女生拿了手机,有一天她把装着耳机的钱包让我保管。我很随意的放在桌子上,万万没想到。班主任问那是谁的钱包谁的耳机,我只好把她供了出去,包括她有手机也被老师想到。我忍了一天,感觉应该没事了吧。终于第二天告诉了她,她沉默了。风平浪静。
我画有miyuko的写真集被老师发现了,老师还认为我审美有问题,让我回家反省一天。我自责地流泪,老师真的为我付出了太多了,可是我去仍不知悔改,让老师操心,又给家长捅娄子。我走在学校甬道,身后是温暖的教室和威严的教学楼,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之前真不是个学生,我真给学校丢脸。风像吹在骨髓深处,铮铮的疼,学校外面的马路也飘着好像本来不属于那里。我被家长接走。
第二天返校我再没有多说一句废话,同学认为我变了一个人。我也开始躲避别人,尤其是那个女生。天大的不幸,第一天我就被她看到了‘‘呦,回来了。‘‘“恩。‘‘
晚自习下课我一个人跑回宿舍,她和另外一个来问我她的书在哪。我抬起头嘴里背着政治,一脸陌生。“你为什么自己回来了?‘‘“回来学习啊。‘‘
我硬着头皮找老师要回她的书,突然觉得好好笑,她不自量力想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,明明像样的文章都没有。老师让她亲自去办公室。
“耳机是你的?‘‘“啊?…恩。‘‘
“带我去你宿舍检查你手机。‘‘
她说她没手机。我在一旁快笑出声来,真的可笑。
“没拿手机为什么有耳机,你真当我不知道啊?!‘‘
“老师,耳机一直我都拿着,可是我没手机啊…‘‘拼了命了吧,呵呵…
“把你钥匙给我。‘‘终于妥协了。
出办公室时我出于同情问她怎么办,她的脸像白纸一样,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。那是我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,从此见了之后如同路人。终于结束了,我想,这才是应该的。
没有发生结局的结局,我和从前的那个世界也许真的后会无期,包括曾经有过得对cosplay的爱终于像灰烬一样再也无法点燃了吧。
三年后还会再见吗?曾经刺痛我的不会再来了吧…
2014*12*5

评论

© Lia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