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ar

你所呼叫的阿琅在学习,请稍候再拨…

w-w-w-_-y-o-u-t-u-b-e-_-c-o-m-/-watch?v=4VbXVvJnN8Q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這是由 YOU_T_UB_E用戶上傳的:Kenlly Live(w-w-w-_-y-o-u-t-u-b-e-_-c-o-m-/channel/UCjABFJ5oa4Jwf6jFRAJgbHA)To Kenlly Live,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if you do not want me to upload your video

2015-02-07

 仿佛深邃的星空,
陪我走过荒芜岁月,
那句谢谢,
 真的像是永远
歌词:
「六等星の夜」

  未来都市NO,6 片尾曲

  BY: Aimer

  翻訳:Liu


  伤(きず)ついた时(とき)は

  ki zu tsu i ta to ki ha

  当我受伤的时候

  そっと包(つつ)み込(こ)んでくれたら嬉(うれ)しい

  so tto tsu tsu mi ko n de ku re ta ra u re shi i

  要是你能轻轻拥抱我我就会很高兴

  転(ころ)んで立(た)てない 

  ko ro n de ta te na i

  当我跌倒无法再站起的时候...

2015-02-07

我的高一上半年

六等星之夜

每当我难过的时候,我都能莫名的想起这首歌。这是一首日文歌,里面歌词的内容大概有哪些记不太清了,结尾一句“谢谢”的日文总是可以深深地打到心里某个不知名的地方。我是不是放弃的太早了,是不是很多东西我忘记了,我又凭什么妥协,我为世界创下多少产值,又占有了谁的资源?不自私自利,我究竟会成什么样子 ,而为什么会被柔软的歌曲所打动?太多太多,比之前更多的潮涌一时间冲到神经,复杂而矛盾。不禁泪落,这样算不算太累。

可以说之前那都是矫情,我现在仿佛又站在新的圈子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从前的自己。好几个月前,大概是十月份吧,返校后我又找到了初三时的日记本,慵懒的字迹,漫...

2015-02-07

天鹅之死曲段永远是最喜欢的古典音乐没有之一
仿佛看到白天鹅奥杰特奋不顾身地沉入冰冷的湖底,和王子一同死去
洁白的羽毛浸在水中,任其沾满
美不是要安静
也可以是这样悲怆

2015-02-07

联考加油!

还有一个礼拜,几本书,成绩极为重要!分班在即啊,阿琅加油加油!你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?!

2014-12-28

用一句话形容自己

时常怀疑自己,改变起来很无力。
明明不喜欢和人交往,现实总是作弄人啊
心肠很软吧,即使是被人讽刺只是一个人安静地思考
很自恋。
对美好的事物没有清楚的界限。喜欢就是喜欢,义不容辞的喜欢。
窥探喜欢的人的隐私。总想融入她的朋友圈子。
觉得我有些浪费,会有人说我是个壕,可我真不是。
网友遍地,出门都能遇见。
伪文青。
说的好像有些多了。

2014-12-06

天鹅之死

最近好像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古典音乐,比如柴可夫司基的天鹅湖
这几天状态不对,发誓不再拿手机的我重新用起lofter,昨天把贴吧删除了,看着心腹之患终于消亡了以后,久久吐出一口气,始作俑者早就注定会是这样的结局吧。包括微信,line ,微博,我真的不适合他们了。
月考进步了一百多名,放笔那一刻就变得谈多了,和阿哔,阿予开始了以前混混噩噩的日子。只能和他们say bye 吧,我不能是你们的琅哥了,我也不能和以前一样了。答应了太多人,可是都没有兑现…数学成绩总不见长,英语水平无法提高,就这样,有什么资格争夺年级第一,呵。
王子齐格弗里德与美丽的奥杰特一见钟情,奥杰特被巫师罗特巴特施咒。只有在夜晚她才能变成...

2014-12-06

后会 *期

没有什么想说的话,也许是我虚假早已成为习惯,心中的灯冷灭,也许这是我终于看透的一天。
我曾经疯狂地迷恋cosplay直到今天依旧热情不减,对于我最喜欢的人miyuko也是这样。
那是2013年的冬天大概和现在接近的日期吧,我见到了足以影响我一生的人miyuko。她是韩国人,我面熟她很久终于成为了她忠实的粉丝,我回家的第一件事从换鞋变成给她的帖吧回复刷经验,我心里所想的从函数变成了她的各种样子。可是这些谁都不知道。
那是初三,没有任何理由松懈,那一年我再也没有考到班级前十,一模二模三模次次失误,中考前发奋居然考了全市前二百,并因此进入了我们市最好的班。我从不认为miyuko会有一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我…

2014-12-05

此地似他乡

今夜是中秋之夜。
每年中秋我都不常在家,记得第一次住校,中秋那晚全宿舍都挤在一个小窗户那里,后来有人哭了,因为想家。月亮很亮,但是没有人去细细观赏。转眼三年了,我已经成为高中生,和大家分别整整两年,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,还会不会想家难过。
今年学校放假,我很早的到家了。家里很冷清,只有三个人,我,爸爸和奶奶。父母离异很久了,这样我早已习惯,即使是过年家里人也不会很多。刚上初中那年,爸爸到学校给我送了月饼,我很慷慨地分给了同学,自己吃得却很少,现在有点后悔,今年我一块都没吃到,家里也没买。我妈还和我住一起的时候,每年都会买很多月饼,多数也用于送人,有一次,我偷吃了一个礼盒里的月饼,后来妈妈看...

2014-10-02
2 / 3

© Liar | Powered by LOFTER